2019新浪教育盛典访谈精华学校校长廖中扬

12月3日,新浪2019教育盛典在北京盛大举行。近千名教育学者、行业权威、院校代表、跨界机构负责人齐聚一堂,共同聚焦“教育的力量”主题,开启一场非比寻常的教育智慧之旅!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教育又站到了新起点。是洞悉趋势、乘势前行?还是大胆创新、破局而立?!保有“爱”的情怀,冲破传统桎梏,拓宽全球化视野,借助科技和大数据,联结更多资源。本届盛典与千万教育者一道再次回归教育本源,汇聚更大的教育力量,探索新时代教育的更多可能性和美好未来。

主持人:听校长说了这么多,让我想起了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过,教育的本质就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召唤另一个灵魂。我觉得精华学校的孩子真的很幸运,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团队,都在这么努力,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呢?在这里衷心地希望在未来从精华出来的孩子们都可以取得自己理想的成绩。

现在,教育是越来越重要,今年新浪教育盛典的主题叫“教育的力量”,在未来咱们的精华有什么新的规划,更好地为教育去赋能?

控方指出,两人对话又提及使用“炸弹”后,“有枪手会攞(拿)步枪出去”,又称届时“有两把枪,四个弹匣,每个弹匣有15发子弹”,怀疑想把警员引出后,枪手会乱枪扫射。

主持人:恭喜您。首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咱们的具体情况以及所在领域的情况。

廖中扬:那好,现在只剩最后200来天,你怎么能够帮到孩子?一方面我们要用数据赋能,用技术赋能,我们要找出孩子有可能在语文这样的重要学科里总分提升的机会。第二个,我们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要充分发挥我们的教研能力,把相应的教材编出来,把相应的课件编出来,让老师把课备好,同时还要做很多的题目。我们还要发挥什么赋能?我认为是联络沟通赋能,就是不仅仅是你这个学校,你还要跟很多公立学校的老师,还有跟很多大学的老师,比如北大、南大中文系的老师等,和这些老师一起把教材编出来,把课件做出来,然后再给我们的老师,让他们再传授给我们的学生,争取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能够把6年的欠账尽可能地弥补一点。

我之前也讲过高考的众数、中考的众数。说一个简单的,根据这几年北京中考情况,今年马上要变了,之前120分满分,英语的众数是118,什么叫众数?就是考这个分的学生人数最多,120分满分,考118的学生人数最多。那好,你说你英语好,你能取得多大优势?也就是2分。在580分的总分里面,你只能取得2分的优势,甚至有些年份可能比118还高。原来家长给孩子设定的既定的方向实际上就被打破了,被打破以后,还是那句话,怎么取得优势?这个需要我们帮家长去做思考。

廖中扬:去年我去甘肃,我们有一个同学原来在甘肃挂职当过领导,他对当地的老百姓很有感情,所以把我们拉去做支教活动,做一些财务上的支援。到了地方以后,我说了两句关于对高考的看法,于是当地的市领导,包括他们市教育局的领导就把他们所有的校长聚集起来跟我座谈一下,我就把我们北京的做法,比如说我们怎么通过数据分析了解孩子们在知识、能力、学科素养等等方面的缺陷,跟他们说了一遍。后来他们说这个方法非常好,但是没法做,没法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拿不到这个数据,而且对于北京来讲,有个别区是可以把往年的成绩跟来年的成绩做一定相关性的分析,做一些指导。对外地而言,一个省,各个市之间的数据不打通,其实是很难做这件事的。所以不是你那会儿不幸运,到现在为止,全国卷的考生还是很难得到像北京考生这样指点的。

所以从教研方面,实际上我们跟行业里还是有些差异的,这种差异反映在我们课外的辅导,目前来看,坦然地讲,我们的差异化跟别人不大。但是我们在全日制的辅导上,经过若干年的努力,无论是原来北京市的各个公立学校办的复读班,包括四中、人大附等学校办的复读班也好,还是我们这个行业里的某些上市公司也好,他们应该是从2007年、2008年就开始努力在这个市场耕耘,耕耘到今年,他们已经彻底地不做北京卷的市场了。所以在这个细分市场上,精华还是无愧于咱们今天得的这个奖,深受家长信赖的培训机构的这个奖。因为全天候地去跟学生沟通,全天候地去对学生做保障,如果我们不能给孩子交付一个满意的成绩的话,我们是取得不了这样的结果的。

主持人:这个是未知的。

再一个,我们做的业务除了周末或者是平时晚上所谓的课外辅导以外,还有比较多的是聚焦在初三和高三的,孩子们是从周一一直到周六上午都在我们这儿上课,叫全日制。我们觉得跟学生沟通有更长的时间,保证孩子成绩的提升,就更有把握,家长们其实也是,我们能够跟他们有更多的沟通、交流,了解他们对孩子的期望,所以我们也能够做出一个跟纯粹的课外教育不同的教学成果。这是我们精华的情况。

廖中扬:这就不一定了。海淀区某一个学校的高三的孩子跟我讲,说其实作文我并不害怕,虽然我现在作文不好,因为老师说了让我去外面听个课,那个课的老师会教我一些招式,会教我一些套路,只要我学会了这些招式和套路,我到考试的时候自然能取得分数。但是实际上他就不知道,北京市作文评卷很早的时候就有那么一个规定,凡是这种格式化写作都一律评到二类分。整个市场其实还是躁动的,它还不是真的是从家长和学生的角度去思考应试问题的。

行业的情况,因为我现在负责精华学校的人力资源,现在每一个加入精华的员工也好,老师也好,我都要面试。他们有的时候就会说他们对精华的一些做法不太理解,简单来讲,行业里都说教研,我就经常问他们教研是什么意思?你们怎么理解教研的?他们说那就是老师要更好地在课堂上表现,更好地去跟学生家长沟通。我说教研的目的当然是争取比较高的续费率了。家长觉得,这个感觉上很有效。但是精华做的是全日制辅导,我们如果关注在中高考上,本身它又没有续费,我们实际上关注的是孩子的成绩。我们要给家长一个孩子的成绩,这个成绩是第三方认定的。所以,对于我们而言,教研的核心不仅仅是让老师怎么去讲课,而是关注在老师讲什么,讲什么对孩子帮助更大?那可能就是我们要做考试方面的研究,要研究出来中高考,考试的方向是什么,考试的题型会怎么变化,考试的难度会怎么设定,最终我们要帮着老师,从而去帮助学生在变化中的考试里去获取相对的优势。

所以刚才讲第一个数据赋能,信息技术要赋能,考试研究也要赋能。我觉得这样才能真正帮助孩子和家长把这种优势发挥在考试中,这种优势是他们很需要的。

主持人:今天特别感谢廖校长做客我们的访谈间,谢谢您。

廖中扬:我觉得竞争优势首先是一个结果,我们到底能不能确定优势?那得明年高考之后看了成绩再说,但是我们在为获取这种优势在做准备。做准备,再往前说一步,其实是我们比其他人更忧虑。为什么忧虑?首先我们跟公立学校不一样,公立学校在某种程度上,虽然高中不是义务教育了,但是总归是一个公共供给的服务,考得好自然皆大欢喜,考得不好可能老师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责任。所以老师有些时候对考试的变革方向,甚至考试的结果的成绩并不关注。

主持人:我觉得现在的孩子都特别幸运,像我这个年纪在高考的时候,到高三的时候,到后面快要考试的时候我就不怎么听课了,因为当时我觉得老师的进度更多的是帮助那些考清华、北大的孩子,是跟那个进度的,这个时候我就会自己说给自己制定一个目标,因为我有自己的目标分数,这都是需要我自己里做的。但现在不一样,因为有像咱们精华的学校来帮助他们一起去通过高考这一关,他们在这条路上不是孤独的,不是一个人,因为毕竟现在孩子们的压力也非常大。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开始做教研,精华也是在不断变化的。从一开始依靠老师个人能力,后面依靠我们对老师的组织能力,再后来依靠我们对考试的研究能力等,加上老师的组织能力以及个人能力……总之要不断演化出新的能力来,然后适应时代的变化。

廖中扬:您好,主持人好。

廖中扬:也谢谢您,主持人,谢谢诸位网友。

两人更在地图上具体标注,计划在湾仔轩尼诗道即游行队伍途经的两个位置“放炸弹”,大概分别在轩尼诗道某小学以及创兴银行对开;“枪手”则在附近的史钊域道埋伏。

新浪声明:所有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廖中扬:不是作文,而是阅读。而阅读里面又是古诗文阅读,古诗文阅读又恰恰是很多孩子学得不好的内容,其实他不是高三不好,他高一、高二就不好,甚至他初一、初二、初三就不好。

以下是本次活动的嘉宾廖中扬的访谈实录:

主持人:的确现在新高考,不仅仅是给学生带来了挑战,也给我们带来了挑战。咱们面对新高考,我们是如何确立这个领域的竞争优势的?

每个孩子上台阶,没上大学的上大学。现在已经不分一、二、三本了,但是现在还有一个一本的传统概念,没上一本的上一本,没上211的上211,没上985的上985,没上北大、清华的上北大、清华,我们一层一层让孩子上台阶,这是我们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于是我们今年就会感觉到有些压力,什么压力?首先就是现在录取,从原来的文理分科变成考3科以后加6个小科,考生从6小科中自选3科。这里面首先就有一个排位上的困扰,原来我们按总分排队,我们各个分数直接去对应总分排位,我们能确定他哪个学科相对比较弱一点,这个我们还是比较好确定的。为什么要确定这个弱科?其实也很简单,因为刚才咱们也讲了,从2014年、2015年之后,北京市这种考试越来越不支持孩子们,说哪科考得好,能够把总成绩拽上去的这样的方式,降低了区分度,所以我们只能从弱科入手。

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郭嘉铨日前提到,游行前警方成功在全港多区拘捕11人,检获1支组装枪、过百发子弹、利器及避弹衣等,强调若暴徒没有被拘捕并混入游行当中,后果将不堪设想,届时受伤的将会是任何一名警员或参与游行的市民。

主持人:首先祝贺精华学校在今年新浪教育年度盛典上获得了“2019年度家长信赖教育培训品牌”的荣誉。

那好,我们通过数据分析就能知道,其实恰恰是阅读而不是作文的得分与语文总分的相关性更强。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锁定新浪网教育频道,这里现在正在进行的是新浪2019中国教育盛典特别访谈节目。这一时间段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来自精华学校的校长廖中扬,廖老师,您好。

其余2名涉案男子吴智鸿、张俊富则在家中被捕。控方指警方随后在吴智鸿的住所搜获1支手枪、4个弹匣和106发子弹,以及1把武士刀和2把军刀。警方又在张俊富的家人公司在荃湾租住的仓库,检获1盒爆竹、1盒烟花、11支伸缩棍、1支雷射笔、4支辣椒喷雾,及一盒装有13件避弹衣所用的陶瓷板。

举例说,咱们高考是6月结束,曾经有一年8月份,我问一位北京市中学名校高三的语文组长,我说咱们今年学校里面语文的平均分是多少?他说,我还不知道。我说那你为什么不关注这个?他说明年反正我也不带高三了。所以是由这一系列原因导致的,因为对老师的考核、激励机制,与咱们这种民办学校不一样,这些老师并不具有这个优势,像刚才你讲的,当成一个他必须要做的工作,所以他对考试并不一定有这种研究,他不研究可能就感觉不到现在的危机在哪儿。我们是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孩子有优势的,精华除了我们的校训以外,我们有一个口号叫“让每一个孩子都上台阶”,什么意思?就是他来的时候如果他没考上大学,如果是复读生的话,或者说如果他是应届生,通过我们测定发现他还不够考上大学的这一档,我们明年的任务就是一定让他考上大学。这是对我们所有人,每一个老师、每一个班主任、每一个教学人员、教务人员,包括教研人员的任务,如果这个任务完不成的话,那我们从上到下所有人都会觉得这个绩效考核是出问题的,而且我们的责任心也会觉得这是一种耻辱。

据控方披露,香港警方于上周末开始监察湾仔一个民宿租住房屋,确认5名涉案男子及另外2人曾经入内,至12月8日警方在该住宅拘捕黄振强、张铭裕和严文谦3人,在他们身旁皆放有避弹衣。

你讲赋能,在哪方面赋能?所以我觉得第一个,对于精华而言,就是我们要利用政策允许的范围和公开的权限,用信息技术、用数据分析技术去帮助孩子把数据背后的一些东西找出来。比如说大家都知道语文很重要,但是语文到底是阅读重要,还是作文重要?我不知道您是怎么看的,有些家长就会说作文很重要,他们就非常愿意给孩子补作文。其实老师们也很愿意给孩子补作文,你知道老师为什么喜欢补作文吗?比如说作文,我讲的东西只要你落实了,我就给你打一个高分。这是一个自己讲、自己评价的过程。但是,这样的评价到中考和高考的时候是不是就一定能得到一个好的评价?

裁判官林子勤12月9日将本案押后至2020年2月18日再讯,以待警方进一步调查,包括军火鉴定、指纹和基因校对等,并驳回黄振强、吴智鸿和张俊富的保释申请。

主持人:刚刚听校长说了这么多,咱们40多年来一直都在专注做一件事情,就是如何去通过教研来提高孩子们的学习成绩,今天这个奖项也是过去40多年努力的一个成果。现在这样的教育机构在市场上越来越多,咱们精华教育是如何做到成绩这么突出,而且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品牌影响力的?

廖中扬:可能咱们沟通上有一定的误区或者是相互之间有盲点。第一个,精华做教研实际上是最近6、7年的事情,因为以前北京市考试没有大的调整之前,或者说从2014年9月4号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考试招生制度的实施意见》之前,无论是考试题目的形式,试卷的结构,还是等等这些,都跟之前变化不大。孩子怎么取得优势?孩子通过老师去取得优势,老师个人的经验和水平。其实要说起来,您说现在培训机构越来越多,他们在关注老师个人的表现、个人的能力上,应该讲跟7、8年以前的精华差不多,那就是老师很重要。靠老师的时候,老师的经验很重要。比如说我跟我一个高中同学,他是做大夫的,他就说你现在为什么越来越累?我们越来越觉得轻松。我说时间上可能咱们都挺忙的,你看我有好多家长找我,有好多病人找你,咱们都挺忙的。但是你轻松在你越当大夫你经验越丰富,你面对病人的时候,其实你越有底气。我们是从2014年、2015年这个大的变化里面,我们发现跟以前不一样了,考试的难度不一样了,包括现在很多家长还觉得怎么让孩子取得考试里的优势,我数学好、英语好就行了。但实际上这几年高考也好、中考也好,其实是彻底地颠覆了这种方式。

警方在黄振强的手机内,发现他自11月起至被捕前,多次与吴智鸿透过手机社交程序对话,包括两人曾交流试枪片段、讨论12月8日“用咗炸弹先(先把炸弹用了)”,及讨论“嗰十公斤(炸药)几时会到(十几斤的炸药什么时候会到)”,又提及会使用“遥控起爆器”。

因为排队的问题,今年有一系列的困扰,比如说海淀区物理排多少名,在北京市你一定排多少名吗?不一定。东城区你化学排多少名,北京市排多少,你其实不知道,目前为止还不会算。所以这种成绩的管理,因为数据从全面清晰到不全面不清晰,这对我们帮助学生规划学习就会造成困扰。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目前因为这六小科是重新出题,重新确定试卷结构,尤其是北京市今年很有可能取消考试大纲,教育部取消考试大纲,北京市取消考试说明,所以样题我们现在也不清楚,试卷结构也还没有最后确定,所以这个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个困难。第一说现在排序不好确定,不太好帮助孩子确定弱科。试题结构没确定,不太好帮孩子去做这种形式难度的减弱,因为不了解题目的形式,对孩子来讲就是形式难度。还有什么?比方说语、英、数三科,语文这个学科到底怎么帮孩子取得优势等等,对我们来讲都是挑战。想在明年确定优势,我们就得针对这些挑战去想出应对的方法,我们才有可能在明年有一点优势。

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说,警方当日在香港不同地区设路障截查车辆,强调做法是警方根据近月治安情况作出的安排,加上游行前检获一支真枪,所以警方有责任加强巡察,保护市民生命财产及保障公共安全。

廖中扬:精华学校是一个办学时间很长的机构了,我们开始做高考辅导是从1978年,对外招生是1988年,取得办学许可证是1992年,无论从哪个年份开始算,都应该是北京历史最长的一个校外培训机构。

5名涉案男子依次为地盘工黄振强(21岁)、助理工程师吴智鸿(23岁)、学生张俊富(22岁)、报称无业的张铭裕(20岁)和学生严文谦(21岁)。曾向警方招认事件的黄振强,9日应讯期间情绪失控,一度痛哭;张俊富则频频向公众席的人打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