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农信人”吴连武乡村振兴路上的孺子牛

欧洲杯冠军

辽宁“农信人”吴连武乡村振兴路上的孺子牛

央广网北京10月9日消息(记者 方永磊)位于辽宁省辽中区肖寨门的吴连武事迹陈列馆内,一辆破旧的28式自行车引人注目。而这,也是肖寨门妈妈街村村民对自行车的主人——辽宁省辽中区农信联社肖寨门信用社模范共产党员吴连武最深的印象。

(图为吴连武事迹陈列馆内展出的自行车)

在中国医药产业深度转型的当下,这批创新企业自带“时代主角光环”。而康方生物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夏瑜博士,正是中国新一代创新企业的创始人代表之一。2012年,夏瑜与3位朋友兼伙伴一起,在广东省中山市创办了康方生物,夏瑜回顾说,这里远离热闹的长三角,适合潜心做科研。

变废为宝 激活乡村循环经济

2014年,夏瑜与当时任职默沙东的化学家孙勇奎在一场活动上约了一起吃顿三明治午餐,进行了大约30分钟的匆忙交流。借助这次交流,夏瑜希望对方能够初步了解康方,并到中山实地参观考察。

(图为吴连武生前使用过的饭盒及文件袋)

若干年后,站在中国制药创新的历史长河中回首,或许今天会是一个划时代的节点。

康方生物也确实做到了在行业内快人一步。在很多企业做生物类似药的时候,康方早一步建立了完善的抗体药物开发平台,启动新药研发;在大家开始布局原创药物的当下,康方生物已经建立了有着超20个在研管线的强大在研梯队,对全球主要布局的抗体靶点均实现了布局。

三农工作历来是党和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农信事业更是在农村金融稳定、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吴连武走了,但他身上克己奉公、一心为农、为乡村振兴奋斗不已的精神成为了一笔财富,荫庇后人。在农信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这样的精神更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在吴连武等人的努力下,妈妈街村的养牛产业规模逐年递增,目前已有养牛户300余家,年销售肉牛10万头,全村一二三产业年产值达到10多亿元。村里部分养殖户已经将自家的牛移到当地统一规划的辽寨牧村养殖基地内,村里环境也越来越好。

在创办康方生物之前,夏瑜在欧美等全球创新前沿阵地沉淀了21年:从留学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到在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等从事研究工作,再到于德国拜耳等全球顶尖药企负责各类研发和企业管理工作。也是这段履历,让她从外部深刻认识到了中国医药创新和国际领先水平的差距。

香港国安法是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确保香港长治久安和繁荣稳定的“定海神针”。实施国安法后,香港将更安全、更美好、更繁荣,我们对香港的光明未来充满信心。任何向中方施压、阻挠该法实施的企图,都必将遭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14亿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注定不会得逞。中方敦促英方立即停止以任何方式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否则必将自食其果。(完)

如今,越来越多这样的中国创新药研发的企业被跨国医药巨头看到,并展开合作。

■机构眼中的公司:实力强劲的一体化创新型生物制药公司、研发即将进入收获期、商业化布局已进入日程 

对于夏瑜来说,过去的8年是康方生物的创业期,也是中国创新药从无到有、从跟随仿制到被世界认可的成长史。

在生物制药领域拥有20多年从业经验的夏瑜认为,生物科技公司的使命是做创新型产品。但在2012年之前,中国的新药研发可谓一片空白。所以,她和康方生物其他3位创始人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成立一家做新药研发的中国公司,而且只做”first-in-class”(首创新药),实实在在做出能在国际上比拼、处于国际领先的产品。

如今,康方生物经过8年征途,在今年4月登陆港交所,顶着“中国制药新势力”的光环,康方生物将在何时上市第一款药,未来如何在中国甚至全球创新药的舞台走得更远?这些,都是夏瑜从创业以来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康方至今没有考虑过做任何生物类似药,我们所有在研管线都是新分子。”夏瑜近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再次明确康方生物的发展战略。

妈妈街村有“辽宁第一村”之称,该村共有2225户,人口7000多人,是辽宁省内人口最多的村庄,但人均耕地只有1.7亩,村民种地收入微薄。

截至今年6月30日,康方生物9种临床阶段抗体候选药物开发状况。

王毅表示,中国始终站在与一切病毒斗争的最前沿,站在国际抗疫合作的第一线。我们再次感谢各方对中国人民抗击疫情的大力支持,同时,我们也向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紧急医疗物资援助,向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新冠肺炎疫情全球人道主义应对计划提供捐助,以实际行动打造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我们有序落实G20“暂缓最贫困国家债务偿讨倡议”,及时帮助有困难的发展中国家渡过疫情难关。中国的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取得重要进展,但我们深知各国人民的健康与繁荣同中国人民紧密相联,将继续本着真诚的态度,以自己的经验和能力,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帮助一切有需要的国家。(完)

一台电脑、一张陈旧的办公桌,身后一张硬板床,就是吴连武的办公室;下乡时自带饭盒,装上两个馒头和小咸菜,不给贷款户添任何麻烦;闲暇时间用随身听学习英语,还自己报班学习电脑;一部已显破旧的手机,连接的是妈妈街村村民的致富路……尽管陈列馆内留存的实物和图片资料并不多,但每个物品背后,都是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

接受《每经人物·专访董事长》栏目专访时,夏瑜也向记者提到了她对仿制药的看法。她认为,生物类似药在开发过程中避免了很多风险,时间投入也会少一些,这样生产出来一种和原研药一样的药物,本身对老百姓而言绝对是好事。但她也说道,从企业经营发展的长远性来说,生物类似药的门槛相对于首创药物低了很多,竞争会很激烈。

据当地村民介绍,妈妈街村有酿酒的历史,但因利润菲薄,村民收入较低。因酒厂众多,村里的沟渠堆满了酿酒后被当做垃圾随意丢弃的酒糟,夏季来临,腐烂变质的酒糟散发出一阵阵刺鼻的气味,以手掩鼻成了外乡人进村后的标准动作。

(图为吴连武生前经手的农信社借款凭证)

更为特别的是,养牛产业的发展,也解决了当地酒糟过剩等的问题,带动了周边稻草、玉米等资源的消耗,也为外来务工人员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由吴连武首创的养牛贷款产品和扶持办法,被推广复制到附近乡镇,肉牛养殖被列为辽中区产业结构调整的主导产业之一。

授权跨国巨头研发和推广中国公司研发的产品,这在当时还是比较罕见的事情。在康方生物与默沙东合作以前,比较类似的事件,还是2013年11月,另一制药巨头默克雪兰诺,获得了百济神州在研药物BGB-290(PARP抑制剂)在中国以外市场的开发权。

开弓没有回头路,虽然创新药研发环境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夏瑜与团队还是要推进项目。

2016年5月1日,吴连武积劳成疾,因脑溢血病逝。在短暂的56年生命旅途中,他用近三分之二的时光,展现了一名基层“农信人”的使命担当。2018年6月28日,中共辽宁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委员会,号召全省农信系统广大干部职工向吴连武学习。

靠着这5万元贷款,白宝纯逐步发展起养牛产业,如今早已成为村里的千万元户。“是吴叔在我走投无路时挽救了我,他不仅帮我改掉了玩‘六合彩’的恶习,帮助我致富,还改变了我的人生观!知道了什么是光彩,人生应该怎么走才是正道。”提起吴连武,白宝纯一直心存感激。

在采访中,“实诚”“踏实”是妈妈街村村民对吴连武评价最多的词语。手握发放贷款的“大权”,平日里几乎每天都能在田间地头见到的吴连武,一到逢年过节就“消失”,让很多想借着过年、过节给他送钱送物的人吃了“闭门羹”。

能准确说出村里300多家养牛户的身份证号码,累计发放贷款9亿多元、贷款回收率100%,帮助当地百姓增收10亿多元,为信用社创造利息收入1亿多元。吴连武车轮碾过的地方,留下的是一道道基层“农信人”服务“三农”,助力乡村振兴的岁月痕迹。

幼年生活困苦,节俭的生活习惯一直贯穿吴连武的人生。

1988年6月,吴连武被安排到肖寨门信用社担任信贷员,主要负责妈妈街村的信贷工作。骑着自行车、背着挎包,吴连武走过了妈妈街村每一个街道。

包括范戴克,戈麦斯,法比尼奥,萨拉赫在内的多名核心球员都要休战,本周末的联赛,利物浦要面对硬骨头的对手莱斯特城。下周开始又要联赛+欧冠双线作战,红军迎来了赛季最艰难的时刻。

曾经喜欢赌博,看到别人养牛致富也想加入后,妈妈街村村民白宝纯找到了吴连武贷款。经过半年考验,确定已经改掉赌博的坏毛病后,吴连武才亲自找到担保人,为白宝纯提供了5万元贷款。

使馆发言人:近期,英方多次围绕香港国安法做出错误言行,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中方已多次向英方提出严正交涉,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在我看来,酒香不怕巷子深,很多事情(经过)一步一步努力,后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2015年以前的‘默默无闻’(时期),是我们潜心于研发创新的重要阶段,就有点像我们四个人的标签和理念,注重的是实实在在的事情。”夏瑜记得,过去8年(2012~2020年)里,很多时候研发团队都在默默无闻地埋头做事,虽然会遇到一些坎坷,但都会一起想办法解决,从没有想过放弃。

“做人要光明磊落、坦荡、正派,要清清白白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坦坦荡荡无愧于心,人活着,比的不是谁高谁低,谁上谁下,谁有钱谁没钱,比的是谁能睡得舒坦,谁能笑得灿烂!”吴连武曾经告诫儿子的话淳朴又真诚,这样的家风也延续到了工作中。

这8年,对比强烈。夏瑜还记得,2008年她在中美冠科担任副总裁时,哪怕在中国,CRO公司的客户里都没有中国本土企业;创立康方后,她才了解到当时国内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对当年的这些不利局面,她甚至笑言:“如果一开始知道这个情况的话,我可能不会创业。”

夏瑜认为,开发成功一种真正具有创新性的新药,对于创新性企业来说是最有价值的,也是公司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最直接的体现。那时,团队的理想自然而然就实现了。对于创新,康方生物创始团队为自己设立的目标也很长远——在全球生物医药行业的创新领域做一颗常青树,能够久远地占有一席之地。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

2007年夏瑜回国时,中国生物制药正在经历从无到有的阶段,一批先知先觉的药企嗅到转型信号,开始研发“me-too”(模仿创新药)类药物,稍微改变原研药的化学结构后进行仿制。这是创新药研发的初级阶段,稍微高级的,则是“me-better”(跟进创新药)。

中国创新药正被认可:让世界感觉到欣喜和希望

(图为村民在养殖基地内劳作)

■核心竞争力:丰富多样的抗体药物管线;开创性地向默沙东授权使用公司自主研发的CTLA-4抗体药物;潜在下一代全球首创PD-1/CTLA-4双抗;与中国生物制药合作开发及商业化PD-1单抗

2018年以后,君实生物、信达生物、百济神州、复宏汉霖各自开发的PD-1药物,也开始在国内市场与跨国药企“掰手腕”。

中国制药产业一直在期待自己的基因泰克(Genentech,全球著名生物科技企业),幸运的是,过去10年中终于看到了希望。自2010年开始,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君实生物、康方生物等本土新一代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相继诞生,时至今日,他们已经成为中国医药创新的领头羊。

为了让酒糟变废为宝,吴连武多次利用休息时间先后前往河北、内蒙古、吉林等地考察肉牛市场,联系育肥牛收购和销售商,帮助农民了解市场行情、购销动态、选购种牛和饲料。在吴连武的积极推动下,妈妈街村酿酒户率先购进肉牛,利用酒糟饲养肉牛,并在充分了解村民肉牛养殖情况的前提下,为大量村民提供贷款解了“燃眉之急”。

半年后,孙勇奎应邀前往。这次出行,为后来康方生物在创新药领域一炮而红埋下伏笔。2015年底,康方生物将用于肿瘤免疫治疗的免疫检查点阻断CTLA-4抗体的全球独家开发、推广权,授予默沙东,该抗体正是在中国研发的。

英方不顾中方严正立场和一再交涉,变本加厉,一错再错,再次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企图干扰香港国安法实施,破坏香港繁荣稳定,中方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中国政府执行香港国安法的决心坚定不移,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来干涉的决心坚定不移。对于干涉中国内政的行径,中方必将作出坚决回击。

如今,尽管借助先进技术,村民与信贷员不见面即可完成贷款相关手续,新的工作人员仍然选择沿着吴连武生前走过的路,走进妈妈街村各家各户了解贷款需求,在田间地头与村民共话家常,共同行走在乡村振兴路上。

经过8年创业,凭借着丰富的在研管线和快速推进的研发进度,康方生物被业内贴上“中国制药新势力”的标签,并在国际舞台崭露头角。

“老吴办事特别公正,以前过年的时候想给他送点礼,到家里都找不到人。”妈妈街村村民白仁成说。曾和吴连武一起共事多年的刘丽也表示,吴连武“集体荣誉感特别强,做事有主见,非常善良也特别正直。”

记者问:今天下午,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在议会下院宣布,英方将立即、无期限地暂停与香港引渡协定,并禁止向香港出口有关武器。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作为一家创新药企业,康方生物还处在烧钱研发的阶段。半年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亏损6.73亿元,其中研发开支约2.4亿元,同比增加约1.12亿元。其所有重点推进的候选药物全部进入临床阶段,目前进入临床的产品已经达到12个。

为什么是必须是创新药?

Back To Top